手机端

四大火箭公司竞夺美空军发射合同 或对未来航天业产生影响

摘要: 美国空军正在为大约20多次发射寻找两个供应商。主承包商将获得60%的发射合同,而次级承包商则获得剩余的40%合同。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周一,是美国四大火箭公司提交美国空军发射合同投标的最后期限,这些合同包括从2022年到2026年所有与国家安全相关的发射任务。这是个影响巨大、竞争激烈的投标过程,对未来十年及以后的美国航空航天工业都将产生重大影响。

  美国空军正在为大约20多次发射寻找两个供应商。主承包商将获得60%的发射合同,而次级承包商则获得剩余的40%合同。由于美国军方为其9个参考轨道的发射合同支付了溢价,为此获得合同的公司的收入已经能够保证,这对于渴望经营有利可图发射业务的美国公司来说极其宝贵。

  在周一的最后期限之前,联合发射联盟公司(United Launch Alliance)、SpaceX、蓝色起源公司(Blue Origin)以及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Northrop Grumman)等四大巨头进行了大量的政治游说。因此,美国国会正在考虑对空军的采购政策进行修改,包括在2022年至2026年期间为第三家供应商提供“入口”。但到目前为止,空军始终在抵制这种改变。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这四个竞标者以及他们各自面临的风险:

  联合发射联盟公司

  联合发射联盟公司(ULA)是波音公司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的合资企业,在SpaceX出现之前曾垄断有关国家安全的相关发射合同。不过,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维持生存,联合发射联盟公司正在全力竞购合同。为了摆脱对昂贵Delta助推器(以及与其主运载火箭Atlas V配套的俄罗斯火箭发动机)的依赖,ULA始终在开发“火神”(Vulcan)火箭,以在保持性能的同时降低成本。该公司表示,火神将为2021年的首次飞行做好准备。

  ULA首席执行官托里·布鲁诺(Tory Bruno)周一在新闻稿中表示:“Vulcan Centaur将提供更高的性能和更高的性价比,同时继续提供无与伦比的可靠性和轨道精确度。ULA是国家安全航天发射的最佳合作伙伴,我们是唯一能证明拥有全轨道飞行经验的供应商,包括执行最具挑战性的重要任务,为美国空军打造两个发射服务提供商的最低风险组合奠定基础。”

  不过,随着SpaceX、欧洲公司Arianespace、日本三菱重工以及俄罗斯运载火箭的竞争日益激烈,ULA在过去十年一直无法占领卫星发射的大部分商业市场。因此,该公司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政府业务,且主要来自军方。但是ULA也依赖于美国宇航局(NASA)的科学任务,以及将货物和机组人员送往国际空间站的任务。

  如果ULA不能在这场竞争中获胜,它将面临不确定的未来,除非火神火箭能在商业上变得可行。此外,如果不能获得美国空军的合同,ULA将缺少数亿美元的政府资金来最终确保火神火箭的开发成功。从历史上看,波音和洛克希德始终是吝啬的母公司,他们是否会支付完成火神火箭的开发费用尚不清楚。

  ULA竞标的一个有趣的转折是,其火神火箭将使用BE-4火箭发动机,该发动机正在由蓝色起源公司开发和制造的。而蓝色起源公司恰好也是美国空军招标过程中的四个投标者之一,该公司此前表示,美国空军的竞标过程让ULA不公平地受益。

  SpaceX

  这家总部位于美国加州霍桑的火箭公司是唯一一家提议使用已经在执行发射任务的火箭的投标者,包括其猎鹰9号火箭和猎鹰重型火箭。SpaceX的数据显示,自2016年9月发生静态火灾事故以来,这一系列火箭已经成功发射了49次,它们完全可以满足美国空军所需的所有轨道和有效载荷规格。

  SpaceX 总裁兼首席运营官格温·肖特维尔(Gwynne Shotwell)说:“SpaceX希望成为美国空军太空发射任务的长期供应商,提供现有的、经过认证和验证的发射系统,能够执行与国家安全相关的全方位太空发射任务和要求。”

  自2015年美国空军同意让SpaceX参加与国家安全相关的发射竞争以来,该公司已经赢得了几项关键任务的合同,并开始为美国军方提供发射服务。其中包括National Reconnaissance Office Launch 76、Orbital Test Vehicle 5、GPS III-2以及STP-2等发射任务。

  SpaceX还可能向政府提供轨道发射服务的最低价格。然而,在其授予任务的标准中,美国空军将价格列为其最后的考虑因素之一。由于其较低的价位,特别是带有可重复使用助推器的猎鹰9号火箭,SpaceX有相当多的商业业务来抵消未能获得美国空军合同带来的损失。尽管如此,这依然会在经济上对其造成伤害。

  蓝色起源公司

分享至:

相关阅读